閱讀阿刀田高這本《拿破崙狂》時,我人正在中國大陸遊覽貴州的名山勝地,從一天踏上路途的開始,腦子裡便開始分裂成了不同的區塊,有誰知曉下一刻你將會處碰到的什麼驚奇的事物呢?正因為心裡面知道,旅途的每分每秒都不在可能明確地掌握的那些景象,將以何種姿態深入你、衝擊你,故事因而開始展開了。

然而,儘管付諸於文字的可以令我們掌握那最包孕的一刻,卻還有一大半地,我們所不知道的事物成為了無法知覺得那個部份,它被藏在旅程的半夢半醒間,在與我交錯而過但牽連於我的微小線索中,書寫故事漫長的波紋,阿刀田高的短篇小說,每一篇都像這樣一段在日升日落給我們的安心裡面,下放了光陰屹立不搖的週期,卻也緊扣心裡頭散落一地的片段山野,旅途於中國貴州,剛好給了這比對於短篇小說鋪陳的一種漫長的敘事線,從一天的時間裡蔓延到整個人生,以及更重要的是它存在於夢境與現實裡的過度,好的故事就像一天事件的交錯複雜緊接著騰上你閉上眼才看得見的境地。

阿刀田高這本短篇小說集,總歸不是類別化了的推理、懸疑、情色.....而是它不與這些小說該有的高尚境域產生掛鉤,正如同在旅遊的夢境、夢幻,與分不清楚的現實感裡頭,當每一個人從睡地中甦醒時,都總會以為那些似乎被刻印住了,因為它能使我停止了呼息,我如同成為了外在於我的觀看之眼,一切事物因而都可能被清晰地記憶起來。它不是夢也非現實,阿刀田高的每則短篇也在這個既非夢境又似現實的地方被清晰化了。<拿破崙狂>一篇正是這種矛盾的融合,因為實際上無關呼誰為拿破崙的最佳擁護者,或者誰天生就擁有像拿破崙的面貌,而是這兩種極端,都不約而同地他們都在他們之外看著他們自己成為了“拿破崙的本尊”。

於是乎我們都開始能夠在每則故事裡抽絲剝繭,每個故事的主人翁,不管它的名分、能力、資格為何,阿刀田高卻利用這些如同旅途中呼嘯而過殘影,編織成了一段故事主角自己的幻化之身,也就是說每個主角都有個分身似的,與本尊進行交戰。聖傑爾曼伯爵也就是這樣騙過死神的,死神能夠將分身殺死,但是真正的聖潔爾曼伯爵本尊卻經過生命的誕生,移植了它的歷史能力,抑或是它經過騙過你眼前信以為真的“自己”,藉以達到某些你永遠無法達成的夢境/現實。

誰能夠擁有這種龐大且令人驚恐的能力,阿刀田高沒有說誰能夠,而是人類作為一個最大的整體它能夠,透過細小的人民堆積起人類歷史的長生不老之秘,這就是將人類不老的意識存於你的後代,以作為文化最強大的隱喻。同時地,阿刀田高的文字祕境,也就是這樣把我們給繫住了,它總先激起你的同情心、同理心,然而再利用這強而有力的隱喻給你絆倒,因為它會在最後的一刻,再次的將結局開往了另外一段旅程,但請記住,這些種種的旅程總是會在睜閉雙眼的煞那,出拳於你,讓你閃避不及,<訪客>中那位初江太太,它會讓你的意識重重的被打擊到驚恐的深淵。

但何以這則故事顯得這樣毛骨悚然?那是因為我們絕不可能逃離那些外在於我們的人,儘管初江太太是一位令人漲氣的女傭人,她仍顯地重要,因為它給予我們了真實的一面,真實並非小說所描述的人物場景,也並非這些情節,而是這些與你不相干的人,確確實實地成為了骨中的刺。誰也沒料到在<金龜賦格曲>中的北村竟是因為夢遊才使得一部金龜車成了創造金錢的生命體;也無人能發現,最後森谷恭平的完美綁票計謀會栽在長毛狗的戀愛之中,戀愛果真地在意外之中得以為真。

但我們仍舊可以經由這些短篇小說裡頭發現,我不僅僅是我,故事的主人翁也不僅僅依靠他的幻境(分身)就能夠將結局劃下句點,而是這些人物與人物之間,他們都是一體成形的,金龜車與北村、安彥與他的妻子的<白齒>、英格蘭與蘇格蘭之間的高爾夫球起源爭奪....都明確地告訴我們,人物與人物的相對無以繼續生命的活力,相反地,故事的主人翁和故事本身,他們都要在衝突與對立之中,才能達成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意識線索,也就是人類的歷史證據,因為平淡無奇地生活,或者我現在正身處於這塊陌生之地,都有另一個你尚未發現的真正的你正與你擦肩而過,還是他根本就是隻<透明魚>,正等待著與你的相處,以現身他最真實的內容。

<另一面>洋介掉近了這塊人類終究無法掌握的黑洞,因為這塊黑洞並不是掌握的,而是,它是思惟的循環,小說之所以有效的給予我們恍然大悟的感覺,就是因為小說本身讓我們看到了人的足跡,更重要的是,它給了我們闔眼時,看見了清新的大地,這塊大地是幻想之地,同時地它影像的存在於我們的呼息之間,誰能夠打破這呼息界限,它就是阿高田高的文字與其不受歸類的文類,以其他給我們機會看見真實的“自我”。




文章之後

這篇文章是上個月去大陸玩的時後在飯店裡寫的,其實我是為了參加推理小說評論獎而寫的,因為這個評論獎的截止日期剛好是我在大陸玩的時後,所以我就利用每天待在遊覽車上的把這本小說集看玩了,然後利用兩天晚上(沒有喝酒的時間)寫出了一些我對於阿刀田高這本短篇小說集的一些觀點。但是,寫完之後,我感到很沮喪,因為我並沒有讓大家看到這本小說的好~~而只是一昧的詮釋,我認為這相當的令人難過,對於一件事情,我認為描述(DESCRIBE)是很重要的,講故事需要描述、講笑話也要描述,當你要介紹一本不錯的小說時,你也必須懂的描述。描述無比重要。好吧~~這篇以後再改吧!!!反正我也沒寫完~~只是因為旅遊結束了,所以以文章也就先擱在一旁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beyrabit 的頭像
obeyrabit

Tag Ally

obeyr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