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詩凱的作品在水墨媒材下包裝成為科技感懷抱的形式,螢幕上方存的線條、色澤,離析掉可觸可感的人性臉孔,換張光鮮/光纖的外皮,向著冷漠的現實作虛假的熱切回應,因為這種臉孔只有在當面臨現實時才隨即裝上─《或哭或笑都由我決定》。

或許這種對哭笑的掌權,已成為了最後一道對現實政治擁有發言的個體能量。同時我也作為另為一名政治他者,向著自我嘲笑,並笑到流淚,事實上黃詩凱的作品有一種消極關懷自身的作為,因為這是種無情感的笑,在表層之下企圖「知汝自身」─究竟我能對現實繼以為何?倘若畫作中的笑容存著時代帶來的扁平,那作品本身不是無力可為的墮落,而是將可言的抒發壓縮成為單純的執爽,面對著社會說:「我爽故我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beyrabit 的頭像
obeyrabit

Tag Ally

obeyr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