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我和友人在淡水的咖啡廳聊天
聊起了我們對旅行的一些想法
其實也就是我們怎們認自己認識自己所不知的那一面

雖然我一直都反對這種論調
「不可能啊!做任何事情都有它的理由的」
我說,你喜歡一個人有時後不太需要理由
有時候你固定走一條路回家,那沒有太多理由
又有的時候,你會在那家蛋糕店買生日蛋糕,純粹只是因為某一次你剛好對那間麵包店的道糕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這些不太像是理由,或者說,不需要稱之為原因
叫它做生活中某種言不由衷的需求應該比較輕鬆吧!

我們需要呼吸空氣,但是我們不可能因為瑞士的空氣好
就忘記了現在我們都需要先呼吸,甚至是為不足道的喘口氣都有那麼大的意義
旅行的意義正是在於這裡,不需要去太過期待些甚麼
因為往往一個人在期待之外,越容易碰上使你訝異的事情

就像說你不需要刻意在一場派對上大肆的介紹你自己
也許你只需要很會跳舞就夠了,喝酒也行,或者你剛好流露出來的某種神情
意想不到的朋友就是這樣與你勾上線了
沒想到「這樣也行!」對吧。



obeyr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