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感觸從去年的11月開始,我想約莫是那個時候,在我的周遭和我的身上有著那麼一種氣氛,一種很像祕密行動的氣氛,非常地令人興奮和緊張,那是我們要用乒乓的開始,雖然並不是真的從那裏計算起,但是我們幾個好朋友就這樣說著已經好一段時間了。

Action,行動真的最好的事情嗎?除非我們都走到了最後一步,都沒有辦法輕易的相信哪一個時刻是真實的,我記得那個時候我剛好幫忙藝術家楊俊作一些台灣替代空間的調查,但我都沒有實際走訪過,有些空間早已不在了,有些非常的歷史悠久,我們幾個調查的學生分析著一些經營替代空間會碰到的問題,也總會去問,到底這樣子調查之後,我們會找到一個準則去建立一個空間嗎?(就在我已經和夥伴要成立乒乓的同一個時間裡)。每一個空間和地方都有不一樣的特質存在著,分析完之後還是覺得沒有到味!!

obeyr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