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每次看到林明弘的作品都想不起來他到底叫甚麼名字,但是我卻一直記得有篇對他作品評論的標題下做:「花樣姿態」(正好是我的老師H. John寫的)。所以很多時候我想起他的時候就乾脆叫他花樣姿態。這沒甚麼好非議的,H. John寫的那篇評論我細看了很久,寫到了精神分析得很裡面去了,我覺得寫得很好,因為透過這個花樣,我了解到了一個個體對政治主體花樣化的意識是如何建立的。

只是這檔雙人展真的不知道再發甚麼“假”級貧民的藝術票,怎麼連腳踏車、illy咖啡罐都入帳了。而且那個裝點上玩具風車和改裝成複合式餐車的腳踏車竟然要價三百五十萬。是3,500,000啊!阿珍~

obeyr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