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半夜的,我從床鋪發車準備前往不知名的夢境
事實是,我一點勁也沒有,不願想藝術,也不再思考怎麼看待溪州的拆遷
只是突然覺得下雨天呈現了強烈而完滿的設計感,因此我開始想設計

obeyr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