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urk

目前日期文章:20080409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黃詩凱的作品在水墨媒材下包裝成為科技感懷抱的形式,螢幕上方存的線條、色澤,離析掉可觸可感的人性臉孔,換張光鮮/光纖的外皮,向著冷漠的現實作虛假的熱切回應,因為這種臉孔只有在當面臨現實時才隨即裝上─《或哭或笑都由我決定》。

obeyr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電影《光之夢(The Quince Tree of the Sun)》裡頭,一種近乎平凡的記錄式影像,捕捉了西班牙寫實畫家Antonio López García與一棵樹、一張圖之間的關係,簡樸地入了生活細微之處,更精確地說,導演手上的鏡頭圍著畫家周圍事物的節奏進行著,García則透過瑣碎而緩慢的佈局;佈蓋在畫筆與顏料之前、美學對象生產顯著化之前,感知力與日常生活正如同陽光一般,每分每秒都在共同創造一張圖像(picture),也正因為導演拍出了極為乏味的生活片段,脫逃了大詮釋的時代救贖,我才得以發現一位寫實畫家的心智過程如何穩健的進行著,因為這些生活片段實際上,是畫家訓練有素地視生活的細微末節為繪畫結構的要素(element),同時生活根本上不是乏味而是美學挖掘的異地。

obeyr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