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urk

目前日期文章:20071121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緩緩的滑動著,滑入一片香草葉片離析出的味道標本,對噴濺於鐵盆大口中牛乳的光滑細緻表示喜悅,在蛋白與不知名地粉末中達成你濃我濃噁膩感,為此拉炮慶賀一番,而永遠的雞蛋先生與暖暖的麵粉旋入炙熱的方格中,最後靈魂升天於嘴角的煙霧,無盡的胚胎狀一同進入了寒冷中僅剩回音的呼喊。在這個焦慮終於吐盡陽氣後,一隻被金屬氣質包覆的手掌握住他們,灑上濃縮的果實滋味,交付在手指間的溫暖包覆,然後透過堅脆的餅皮傳達到圓錐狀僅一次呼吸的機會,不過這也夠了,並且合適的與他們的溫度達成共識,在舌尖划過的同時連同手掌的暖烘一起達陣,緩緩的滑動著,香草、乳香以及蛋白、糖粉順勢進入了唾腺鋪陳的大道,然而這實際只有片刻的時間,因為不知不覺中空氣的不安差距感將他們拉扯進最後的合諧深淵,孩童們怎們也呼喊不回你的嬌嫩玉滴,驚嚇之虞,多雙直射的雙眼火紅的看著他們,緊接著,死亡的顫抖連同屬不清的指縫被飛撞到地面,孩童們都哭了。


obeyr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種問題的導向決定著回答的方式,同樣地回答的方式框架著不同的詮釋語境,所以問題的提出決定你能揭示世界的程度。回頭看海德格文本中關於「藝術作品的本源」的討論,實非「什麼是藝術的本源?」的問句,反而是從藝術、藝術品、藝術家與物(thing)的在世顯明方式,來相互辯問關於純粹之物─器物─作品─真理所圖求之問題意識,也就是說問題本身是「藝術本質從何處來?通過什麼而來?」,而且海兄於此早已預設了一個不是答案的答案,並巧妙地拋除答案的“可見性”枷鎖;同時這裡還包括著存有與存有著的問題,即言語者與藝術作品本質的存有狀況,這個問題的本身就是海兄解答藝術本質起源的前設認知。

自存在本身的思辯,海兄宣示了藝術作品具物的特性,接著區分出器物與作品間與純粹之物相關聯的“性格”,也就是說作品的物性表明它之中存有著構成物性(thingness)的元素,但這僅是對物的詮釋歷史,仍舊無法對藝術的本質有切入的機會;然而從另一個層次上,存有者的姿態顯出了,藝術作品中的存有並非材質本身,而是藝術本質的存有發生,“發生”一詞代表著原本就有並同時揭示出來之意,所以海兄大大的轉向了一種存有學上的差異討論,也即是詢問存有(方式)的可能,而且將答案的意志投向開放(open)之中。

obeyr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