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月我幾乎是忙得無法停歇,究竟再忙什麼我也說的不清楚了
總之我大概將近還要有5、6萬的文字必須敲打出來~~

這情況有時候很有創造力,有時候像刑求一樣壓榨著你
就像我很常騎一兩個小時的機車到台北市一樣,總會再熟悉的道路和一貫的路徑上恍神

但是那又很令人著迷,重複性的動作似乎有種你意想不到的效果
類似亢奮劑,類似茶葉回甘,類似再等待走過一個炎熱的沙灘,每次都不一樣
但每次我都在想這個問題,到底是重複比較好,還是創造比較好?

現在這個時節,大家等待當兵的當兵,準備就業的就業
寫論文的寫論文~我常常聽到身邊的人說,他們已經寫了多少字的論文


寫了多少個字似乎是種可以期盼的解脫
就像我計算我這個月還有5、6萬字的工作一樣

那樣的呆版到底代表了甚麼?
當重複累積到了一定的厚度,他真的就是我們要的嗎?
下個月還是一樣,還是一樣感覺到一樣的份量

甚麼是生活的壓力,甚麼是生活的路徑
甚麼事情真的可以和別人產生關連你永遠不知道

但是有時後觀察重複性的動作,卻會發現很多蛛絲馬跡。

 

 

重點不是我們到底寫了多少字,而是這多少字當中發生了甚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beyrabit 的頭像
obeyrabit

Tag Ally

obeyr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