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urk
●之一

我和E躺在床上,床鋪的旁邊就是一扇舊式的門栓窗戶,但是鎖已經壞了。
在這之前,我是走在外頭街道上的,那時候一大群的小流氓都在放鞭炮
我猜想是年節已經過了,這些在年節大批煙火做小生意的混混,把剩下的煙火全都放了
在街上走著都心驚膽跳的,還要被不小心被倒下來煙火掃到

後來我不知怎麼的又回到了房間,我感覺的到外頭這些小混混肯定沒半點善意
我害怕他們衝進房間裡頭,告訴E說:「說話小聲一點!」
E的聲調像無法控制似的,聲音大到外頭的人都聽的見

我們又回到了床上
突然這窗戶探出了猥瑣的臉孔,他們都沒穿上衣,身上刺龍刺鳳
三五個類似的惡類也都窩上了窗戶邊
但不知為何,他們對著E曖昧的叫出這個名字:「盧XX」
這是我們友人的名字!!!他為何這樣叫喊??

一下子,又跳到了我坐在地板上,然後再次的告誡E:「你說話小聲一點啦!」
我是擔心外頭的小混混會衝進來幹些壞勾當才這麼說的

在床的對面一側,是一整個玻璃的上掀窗戶,外頭有一條長滿水草的小溪
水流挺快的,小溪上有靠著窗戶一側建成的木製步道,但是在窗戶外的那一小段
是用夾板草草釘上的,有些已經破爛,不堪踏上~~我心想,要從這窗戶出去
但這一段木道已經破爛~~有些已經準備被水流沖走,底下是四五隻孔雀於在游泳
我確信~那就是孔雀魚,但他們這群小魚卻有點被放大一樣,體積異常的彭大。

我還是站在窗邊看著窗戶外可能逃脫的路線,突然從木道的遠方衝來一支豹
好在我趕在他衝進窗戶前把窗子關上了,但牠衝來我眼前時,卻變成了狗狗

床鋪旁的門~有時候會自動打開,我根本無法確定他是否能否鎖好!



●之二

我陪著E從住處走去捷運站,我準備將他送上捷運
在捷運的一側有一條挺深的小溪,但是沒有多少溪水

我告訴E說:「這是我小時候常會玩耍的小溪,我們走下去吧!」
我帶著E走在溪溝中,但是並沒有霑濕

等走到了溪的盡頭,也到了捷運站的入口,E就這樣走上去了
我還待在微深的溪溝中,在捷運的對街上,有個阿嬤帶著他的小孫女

那個小孫女看到我一下子就衝到了溪溝邊,沿著邊緣坐著
我很開心的把他背上我的肩頭

但是當小女孩上了我肩頭,他就已經不是小女孩了
我無法知道他是誰,但是她力氣大道把我直接撂倒平躺

我看著E走進捷運,我肩上的小女孩......絕非善類!!!
那個阿嬤跟小女孩也並不是同夥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beyrabit 的頭像
obeyrabit

Tag Ally

obeyr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TK
  • 好帥你的夢可以拍成電影啦~直接叫做"夢十一夜"ㄅ!
  • 現在只有兩頁!哈哈

    obeyrabit 於 2009/04/29 16:30 回覆

  • RH.ea
  • 這跟我夢見佳音變成吸血鬼ㄧ樣莫名奇妙的無力~
    睡醒比沒睡更累
  • 喔耶~但是記起夢來是件相當有難度得事情~~u can try

    obeyrabit 於 2009/04/29 16:3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