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urk

昨天大年初一的晚上,我晚上將近12點才到家,上完廁所後,赫然發現我那老媽,那個老是提醒我晚上11點到半夜3點是內臟排讀休息的時間的那個老媽,竟然站在客聽,我於是乎拿出我的電腦就這樣跟老媽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竟也聊到兩點了,說了很多故事,比如說老媽的台語怎麼這麼遛、台灣人為什麼這麼忙碌的問題,還有他們開刀房最新的開刀情報,說著說著竟也說到,要是沒有老媽的助長劑,我也沒法這麼風順,這兩年讀書又是去istanbul又是去紐約的,最後我得到的結論就是:「人無架猴!」


然後又是吃飯又是看電視的,回到家裡什麼都不想做還不打緊,拼命地想要睡覺,突然意識到我那一堆沒做的事情挺複雜地,沒處理好心裡也不安,但是又拼命地想睡,出門的勁一點也沒,但是這樣其實挺好的,哈哈!我那好同學最近應該也跟我一樣,又是想買房子,又是想趕緊畢業的,但是都馬一個路上的事,在想也不怎麼個奇異,就儘管做吧!倒是我老爹提議的那件事情一直令我反覆思索,要我將來老師分發要填綠島的國小當作第一志願,我說我反倒是比較想去蘭嶼,老爹說去綠島又非關什麼個人志願,你在那教書了,教會的聖工可以支援,薪水可以增援,老爸老媽還可以常常過去渡假,我反過來想我倒是可以在那裡釣魚,心裡也就釋懷了(我真容易打發),第一志願綠島,第二成功鎮,第三就歸蘭嶼吧!畢竟一個人的志趣總是不只關一個人的事。


昨天重看電影,霍元甲在跟日本鬼子對打時最後幾個對話。日本仔說:別打了,活下去比什麼都重要。霍仔說:你看看四周,活下去從來不是一個人的事。老媽其實一直提醒我別得罪人,別吃了自大丸就以為本事夠足了(“人無蓋猴阿!”),我還記得去年某個場合因為回應了某個藝術家對自己創作的想法,說法直質地衝到了藝術家,但今年卻幫他寫起評論了,這關係這莫名就足以說明,我對這般事是相當不敏感地,從衝到藝術家,到乒乓採訪報導文字的不中切,我都是後知後覺,然後因為在美術館展覽的事情一直想提醒著學弟妹別忘記了這政治關係,結果到頭來,其實都是我自己想的不透徹,這直朗朗地個性學不來,又這樣前前後後矛盾,但又再想的深點,這根本一點關係都沒有,又都有,冥冥之中被安排好的就不用太在意這倒是真的,真誠才是直爽爽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beyrabit 的頭像
obeyrabit

Tag Ally

obeyr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