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jpg

999955.jpg

是遭遇還是面對呢?羅喬綾的作品中,立著一位修長女子的身影,臉龐在含糊中被消去了,無臉因而無名。然而藝術家在一種坐望的姿態中觀看,怎麼能稱為無名呢!因為在對環境的坐望裡,作品中人物的姿勢,一股意圖望穿某事的精神,其實就是藝術品的自身了,人物也就因此去了露臉的必要了。但靠著在人物姿態中的討論才開始坦露隱情,一個是遭遇,因本著觀看的閱讀意識而生的相逢;另一個是畫面中人物的合唱,但因這不是心夠誠就能造就的坐望位置,而乃是以影像的法則在編織情節一般,是和周圍的關係一同在串戲,共同面對這環繞著的境域。這使得羅喬綾的作品生了些陰鬱的想像,雖然影像中人物很特出,意念卻是抽象,且就在她周圍展現了。

相賊的隱喻

在作品中,或平淺,或深黛顏色的環境罩住修長女子的身影,這沒有帶來大地孕育的觀感,反而深深地蜂擁來一陣「冷氣」,這是弄敏觀者陰鬱想像的畫面,因為當自然植被在種種非偶然的佈局中滋長,或者說,在這已經是被拋棄的道路裡迷失,都不由得都要跨進雜草裡去,這樣才可以真正的面對,原來並非環境本身罩染著憂鬱,而是退到了另一個層次,當乏到了再無路可踏,就乾脆不要別人丟來的指引,自己就站在那看似無情、雜亂的環境裡“直面”了。羅喬綾的作品就是要直視這假冒自然的無用,她自己就站在廢氣家俱的前頭,她仰頸伸出了畫面以眺望那遠處的,或者連鏡子她都要面對了,這何是陰鬱的呢!

再來是自然生氣悄悄的現身,從鐵絲網底處,在公路的兩旁,自水泥牆的上緣露臉、在棒球場上努力的與紅色的泥土合群,這是另一層的遭遇,先用特地安排的景物哄住自我的感性,然後再一下子撕破他們,那這周圍的都不免成為自我心境的隱喻了。對於不能解決的心纏,她都推到了更廣大的境地裡去,讓他們自我觸碰,在每張圖像不同的佈局裡,都有了這種似巧非巧的碰面,讓人性的含括這有生命的植物,而非物(things),亦非隔離,而是一種在物、我與自然的相賊中誕生的隱喻。

無機之物

但那相賊的隱喻裡豈止平淡,照作品本身去延伸的,這物、我與自然是種不斷拉扯的關係, 一面是親近(赤裸的雙腳),一面是逃不開的保護質(雨傘),但這物反而佔了比較隱形的優勢,它將它自己的再生之利遮在後頭,然而物向“我”訴出的美好之利,都要在羅喬綾的作品中被推翻,因為不管在歷史或者文明的觀點裡,將來(Future)的都還是無機的,並未有任何一物直接在未來等著付出心力,他們本是“無機物”;在當下瞬便為過往的時候,它無機,在未來尚且渾沌時,它亦無機。羅喬綾個展的標題< Lost things >若譯為無機物之放行,那自我就可在無機的事物中找到了一分自己的責任,但是說穿了更多地是找到了那份存在於無機與有機之間究竟還醒著的精神,也就是卡在中間的倫理感。

但物之倫理乃是必要遺失的(things of lost),因它開啟了一段新有的路,那率先拋開無機物悲觀的動作,也就可以丟掉了意圖對未來抱持“絕對希望”的樂觀主義。這利於區別不同於尼采投身的那種虛無,拒絕不斷把待解惑的未來推遠推遠的消極,從而是拔掉這目標的二元關係,物不容彼,彼不容物,僅懸在上空,但又在自運而生的自然裡頭表明是一個(One)個體,從遭遇轉向全觀,以孤獨和直面代表真誠。

遭遇與對抗

遭遇代表的同樣道理實際上就是面對(facing),但人、物和自然的關係是無從融合的,羅喬綾的作品一直顯示這樣的環節,不管是人造的自然、物化的人性、無機之物,它並不代表一正一負的對比,反而可以是辯論的置位,凡物之衰退、自然之消滅、人性之孤寂都不會只創生悲觀,它給予我們以積極,當作品開啟的相會(encounter)全面襲來,那更會是初踏新路的狂喜,因為唯有在無從融合的對戰(counter)裡,人性才保有清明,這是在悲觀主義的縫隙找一條更加不確定的出路,同時若找不到出路,就幸而不要醒來,在夢裡沈靜地建立對抗的支柱,這乃是為理智的鹵莽鬆綁了。

但我們不禁要問,在語意形容(the literal)和形象(the figure)的表態之間我們還有什麼可討論的? 因為它們皆以向外張揚的態勢向觀者缽衣,令人不免擔心問題意識中的分化:語意在意識裡型塑的影像視讀,與影像本身造出的語境,分道揚鑣。因而本文便設想閱讀翻轉為策理,使追逐在挑戰與辯論之後的不是建立一套秩序,而是如同羅喬綾作品中看似佈好局的景色裡,擦拭出的自為自在痕跡,使一份觀察裡,自然的人、物與大寫的自然(Nature)也就都歸於雜亂的形象去了,這恐怕也是本文從物、人與自然的關係裡觸發問題的描述對象時,必須先繞道闖關的原因,使語意和形象本身都可不斷的從遭遇、直面,乃至於對抗的動力裡,張羅這面積不小的影像馳騁了,對於這關係中雜亂的本質也施予些許的認同。







羅喬綾個展—片段與空缺的幻見 ( Lost things )EDM
歡迎有心人是蒞臨指導批評!!

展期:2009/01/06-01/20 開幕茶會:01/10 PM 2:00
地點:田園城市藝文空間 (台北市中山區中山北路二段72巷6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beyrabit 的頭像
obeyrabit

Tag Ally

obeyr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