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urk

其實我每次看到林明弘的作品都想不起來他到底叫甚麼名字,但是我卻一直記得有篇對他作品評論的標題下做:「花樣姿態」(正好是我的老師H. John寫的)。所以很多時候我想起他的時候就乾脆叫他花樣姿態。這沒甚麼好非議的,H. John寫的那篇評論我細看了很久,寫到了精神分析得很裡面去了,我覺得寫得很好,因為透過這個花樣,我了解到了一個個體對政治主體花樣化的意識是如何建立的。

只是這檔雙人展真的不知道再發甚麼“假”級貧民的藝術票,怎麼連腳踏車、illy咖啡罐都入帳了。而且那個裝點上玩具風車和改裝成複合式餐車的腳踏車竟然要價三百五十萬。是3,500,000啊!阿珍~

另外那個海地波特的作品更是神奇了,他在牆壁上塗上五顏六色的小色塊,這是一件很難形容的Amateur Graffiti,然後這位波特又在牆上打洞,打成天使翅膀的剪影,因此我就好奇了,我問伊通公園的工讀生他這件作品該怎麼賣?他跟我說:「就把那牆挖下來賣啊!」。這件作品叫做《美就像一位畫家和鑽孔在藝廊牆上不期而遇》,那下次我也可以做一件《美就像一位18歲的小夥子和小倉優子在棉被裡不期而遇》…下我一大跳,那不是每個男孩都擁有的東西嘛!

這年頭甚麼都能賣了嘛!老婆能賣、女兒能賣、老二能賣、穿過的藍白拖能賣,有誰真的懂甚麼東西被賣掉了嗎?我們賣的其實不過是個普羅大眾都有的意識,國族意識、階級意識、平權意識,還有性意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beyrabit 的頭像
obeyrabit

Tag Ally

obeyr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羽智波蘿麵包
  • 嗯哼...前半段肛門有夾緊的感覺
    後半段整個腹瀉了
    一發不可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