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吾與友人數位,在新苑藝廊裡頭的假動作(展覽)座談會,
行進了約莫八九回的思維
或許更多,然而卻仍顯卑微

回到家中
回想於日前在洗衣店裡頭閱讀的一篇
波特萊爾於《巴黎的憂鬱》中的短篇
尋到了值得玩味的地方

 

確實是如此!此時此刻如果我強加的直截進入我們都還沒經驗的

要被批判的對象的領土,那劇烈的聲響就會存在,震毀水晶宮可以圖存的建材

 

 

 

 

 

 

為各位帶來波特萊爾的這篇

 

 

 

 

 

〈窮人的玩具〉

 

娛樂很少是無罪的,而我今天卻要講一講一種天真無邪的娛樂。

當你每天走出門來,想在大街上逛一逛,把一些一個蘇一見的小玩具:用一根線牽動的木偶人,在砧子上敲打的鐵匠,騎士和尾巴是個響笛的戰馬…裝滿衣袋,再沿著酒吧前的樹叢蔭涼下,把這些玩藝兒當作禮物送給你碰到的不相識的窮孩子們,你會看到他們出其地爭著大眼睛,開始不敢拿,還懷疑他們遇到的這樁好事。但馬上,牠們會用手緊緊奪過禮物,接著就像貓逃到很遠的地方去吃他的食物,因為他們懂得不能輕信人類。

在一條大道旁,有一座花園,裡邊矗立著一座美麗的白色古堡,沐浴在陽光下。在花園柵欄的後面,站著一個俊俏的孩子,穿著一件鄉下式樣但又十分嬌美的衣服。榮華富貴,無憂無慮和習慣性的豪華奢侈,使這樣的孩子顯得如使俊俏。人們會覺得,他與貧苦人家和小康人家的孩子比起來,像是用另一種材料製成的。

在那孩子身邊的草地上,躺著一個特別漂亮的小布娃娃,上著漆、鍍著金,川著一件絳紅色的裙子,頭上戴著玻璃彩珠和飾著羽毛的小帽子,也像他的主人一樣俊美。可是,那孩子並不去理會他所喜愛的玩具,而是向另一面看著… 

在柵欄的另一邊的路上,一叢叢蒺藜和蕁麻草中間,也有一個孩子。他骯髒、瘦弱,生著一副煙灰色的臉孔;但公正的人一眼便可以從他身上發現一種美,就像一個行家從一個汽車製造工身上的油漆中可以悟到一幅理想的畫一樣,把他從貧困的、令人厭惡的銅銹中清理出來。 

那個窮孩子,隔著這些立在大路和城堡之間的、象徵著兩個世界分界線的欄杆,向這個富孩子。擺弄著自己的玩意兒。同時富孩子也像看一個稀奇的、沒見過的東西一樣,盯著那個玩意兒。

那髒小孩逗弄著的玩意兒正在一個小籠子裡上竄下跳。原來,那是一隻活老鼠!他的父母,準是出於節省,早就把玩具從生活中除掉了。

然而,兩個孩子兄弟般地互相對笑著,露出「同樣白」的牙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beyrabit 的頭像
obeyrabit

Tag Ally

obeyr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