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如果說到清晨五點才上床睡覺是不平淡的,這對我來說一點也不正確。想反地,當過了午夜12點,所有喧囂之事,我指的是使我煩心疲憊的事情,所有一切讓我痛苦的意志,都可以得到休息。在這之後,就算稱不上休息,至少我開始心寬寧靜,如今我在捷運上昏昏沉沉讀過的波特萊爾,也已經煙消雲散。
 
如果說巴黎如同他文中的憂鬱,那台北就像天真的無法無天。越界(transgression)與平淡如何可能?再次看來,它似乎是同樣地一回事!
 
2.今天算是衝擊到我了,就在愛著我們的老師語重心長的說著自己被啟發的想法時,這事立即性的告誡著我,不如文本中的迂迴,我感覺到我正在這條路上,這裡說的是“走理論的捷徑”。某些時候就是這樣被點醒了:「哎呀!我怎麼都沒想到!」有這麼樣地感覺驅趕著,我開始便捷地、快速地將論理連結到生活的細節,就有這樣的危機產生了,儘管reference開始廣泛的變身為動詞:referencial, referencing…..etc.這能夠被當作一件好事情嗎?學習適用於這種狀態嗎?我開時持著懷疑的態度,如果能夠的話,這種危機還是愛的危機,如何地、為著甚麼的,我們不能持守著某種典範(paradigm)稱道?因為,如果一不小心,就像今天啟示著我的,質疑著我習以為常運籌帷幄的方法,一切都要打翻了,知道為何是愛?因為愛不是有聖旨的東西!所以不管如何地迂迴的,理論走捷徑是不能被彰顯的,若有,則要小心翼翼的走著。
 
3. Donde te vas?(你要去哪裡呢?)如果要另外去詮釋「越界」的意義,我則以它為問句的形式:「你要去哪裡呢?」意味著你將要走向不太清楚的地方,一個你必須打破規則才能到的地方,越界不是單純地理解為跨領域,而是“踰越”某種東西,而且你必須要“走過去”。或者它又是另外對於內爆(implosive)的形式,比如說,前陣子那個做行為藝術的女子,她(被帶著)踰越了做藝術的規範,且是不可逆的,但是卻內爆了藝術的資訊系統,而達到了更大的目的,這種東西怎麼去學呢?有些難度呢!
 
我沒有走捷徑,我很認真的在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beyrabit 的頭像
obeyrabit

Tag Ally

obeyr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