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我親愛的嫻 

我睡的不太好,這是因為我在凌晨2點的時候開始有些亢奮,而那是我要消除的。所以從接近中午的11點半開始,我花了一些時間在整理昨晚抓下來的歌曲,而部分時間則想著前些日子沒有寫完的關於「什麼是設計?」的想法。星期五的日子我以為你都記得我在系上工作,在接到你的電話時,有點氣憤地想要用一些過往歷史來指責。結束了換裝鑄造教室將近20支燈管的工作,我和一起工作的同學培養了一些默契,你以為我們都透過言語交談?如果能夠在燈炮與樓梯搖搖欲塌的狀況下,彼此用站在鋁梯上的風險來交換即將熟悉的勞力酸疲,那你認為我跟你之間有默契嗎?乘在摩拖車的前座與後座、看電影買爆米花和停車的先後,即使我看見一些男女聊的開懷在種種場合,我都認為是好的,就像玉米持續的爆在霜糖間的棉花樣,是最美的。 

我努力地在醒來的15分鐘之內進入勞動的狀態,然後我會與自己對話三兩句:「你認為我的好朋友現在正在享受甚麼事情呢?」然後我又問:「你想我該怎麼搶救我生命中的詩學?」然後當我試著想要回答時候,房間已經射不進陽光了,晚上的時候通常會以沐浴的時間為自己的睡眠做些準備,如果晚餐能夠在晚風的吹徐下進行,那明早在水果攤販聲來臨前,飛過我窗前的不會是蒙蔽的,我可以做好一名決策者。現代的燕子呢?我展現煎熬的疲累不會再現了,我的窒礙不是你攤在我面前的赤裸裸腳踝,是我自己猶豫不決的臉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beyrabit 的頭像
obeyrabit

Tag Ally

obeyr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