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urk

週末,我等待末班的捷運入站,末班的台北人們一樣繁多,當跨進車廂一陣濃稠高密度的酸臭味包覆過來,原來有個醉酒人傾瀉了一地嘔吐物。我不免想起在電影《我的野蠻女友》中的情結,美麗的女子和蠢樣的普通大學生,一段美好的愛情在此開始。醉酒人早已不在現場,留下一攤橘黃色稠稠的混伴物,每個人都吸上了一口逃不開,每個人不約而同的看著那灘,令人難過的心情;嘔吐,令人作噁的欲振乏力…一段美好的愛情在此結束。


我遮著臉不敢在看台上的任何動靜,太恐怖了,我覺得太恐怖了。面對驚奇的事情,尤其是尷尬的事情,都要不自主的做上這樣的動作,低頭、搔頭、東看西看、閉起眼睛,連電視劇、綜藝節目、電影我都這樣。那是別人的問題!可能會碰到的問題!而且,干你屁事呢!真是奇怪了我…這是關懷與逃避的人性/人格弱點,沒錯,我視之為弱點。同時,雜草的生命力是無庸置疑的,敬佩敬佩~~


● 【驚魂記】導演:Hitchcock:我被嚇到了,謝謝!諾曼(I’m mother!)先生。
● 【深閨疑雲】:爛。
● 【後窗】:小地方做大敘事,高招!
● 【擒兇記】:唉!布爾喬亞事情最多。怎麼不拍其他人!
● 《甘地》三個小時,超長。甘地是絕食運動的始祖嗎?
(ps.以上電影,我用兩倍速看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beyrabit 的頭像
obeyrabit

Tag Ally

obeyr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nyne
  • 難怪會搭末班車..你到底花多久時間看完那些電影 ?<br />
    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