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urk
  • Jan 06 Sat 2007 23:37
  • 阿寬

有好些日子,阿寬和妹妹都只能跟叔叔一家人吃飯
阿寬始終記得……………..那一顆貢丸



傍晚六點,嬸嬸把阿寬和妹妹叫過去一起吃飯
桌上滿滿的菜餚,四五個堂兄弟妹還有嬸嬸、叔叔,以及一碗貢丸湯
阿寬和妹妹添了白飯,就和他們一起享用晚餐了

桌上的菜都差不多快吃光了,幾個堂弟妹正在喝著貢丸湯
而妹妹也正在盛貢丸湯,先是一湯匙,妹妹碗裡有了一顆貢丸
又繼續盛了一湯匙,碗裡又一顆貢丸

這時候的叔叔已吃飽飯洗完碗,轉身走過餐桌,
看到妹妹碗裡的兩顆貢丸,劈頭過來便是一句責備的話

:「誰叫你吃兩顆的啊!我剛剛不是說每人只能吃一顆貢丸的嗎?」

妹妹聽完叔叔這樣責罵,眼睛馬上紅了起來,
兩滴淚珠悄悄的滑下臉龐,阿寬看在眼裡
嘴中咬著的飯菜怎麼也嚥不下去,食慾全消了

他看著堂妹的碗裡的貢丸,
「叔叔怎麼沒責罵堂妹呢?」
「堂妹也吃了兩顆貢丸啊!」阿寬心裡面這麼叫著

可他明白,叔叔不是惡意,只是貢丸的數量是分配好的
一頓飯,要餵飽四五個小孩子,也許叔叔他們的經濟狀況也不太好吧!
況且,他沒有責任養這麼多小孩

阿寬回過神來,一隻手撫著妹妹的背,要妹妹把眼淚擦掉
隨即把碗中剩下的飯吃光,就跟妹妹一起回家了



這一頓飯,雖然有很多好吃的菜,還有貢丸湯
但都不及Mumu做的飯糰來的好吃,也不及母親主的排骨湯來的好喝
阿寬從那一刻起,意識到生存下去除了用功讀書之外,還得學會看別人臉色

母親構築的家足夠他們有窩身的位置,那就夠了。還奢望什麼呢!
去到了外面,什麼都不是,始終永遠是別人家的小孩。要明白這一點,對阿寬這對只有國小的兄妹,實在難。不過這對生存這件事情來說,往往就是培養一個人性格的最佳環境,所以不管世界適不適合他們呼吸,起碼現在有一小條細流供給他們養分,阿寬知道了人的臉色會在瞬息之間豬羊變色,他就在這變色之前留意那一絲化學成分的有害語意,發現許多的蛛絲馬跡,來告訴自己該怎麼表現,他的一言一行都小心的算計著。然而這是阿寬懦弱的一面,他知道他害怕任何眼前的麵包變成突如其來的匕首,他害怕,他會承受不住,他甚至會顫抖。可是表面上,他只是露出一絲絲扭曲眉頭,而且漸漸的他學會的面無表情,什麼表情也沒有,兩眼睜的直直的,眼睛以上是平靜的湖水,鼻頭的兩側祥和而鬆弛著,只是他的嘴吧會微微的抽蓄,但是只要他不說話,他表現的就像是個無知的小男孩。無害、無毒、無聊、無趣。

實際上,阿寬的妹妹,要直爽的多了,他不會看人臉色,他不偷偷摸摸的藏起來自己,人生,不過是要過的輕鬆自在嘛!阿寬學不會妹妹的勇敢,他知道自己愛哭並且膽小。可他不知道這是在害怕些什麼,這一切害怕的東西都只是在家裡的周圍發生的小事情,他怎麼會承受不了,他不明白這其中的原因。阿寬小的時候,就會靜靜的一個人躲在角落裡玩他自己的玩具,那些玩具並不是真的玩具,而是包著玩具的包裝盒,他有包裝盒就夠了,也從不跟大人們要求什麼無敵鐵金剛,他甚至不會在商店裡哭喊盧鬧,「媽媽,我要買這個啦!」。有一次,阿寬還只是個幼稚園大班的年紀,娃娃車送他到家之後,他就窩在了書櫃底下翻著那套母親花了一萬多元買的生物叢書。他喜歡翻它們,再他這個年紀該識點什麼字了,於是他會在這套叢書上將它識得的字圈起來,也識得了一堆這個世界上許許多多的生物,昆蟲、魚類、走獸、猛禽。那不可怕,那都是可愛的。

阿寬窩在書貴側邊圈著他所認識的字,外邊呼天喊地的叫著他的名字,母親、父親、阿公和Mumu都在喊著他的名字,誰也沒想到他就窩在家裡的某個安靜的角落,開心的讀著那套生物叢書。後來,要不是阿寬起身到廁所,家裡人正準備要報警。阿寬,就是這麼樣性格的孩子。他不哭鬧,他安靜的很,他會默默的觀察,有淚水的時候也要偷偷的流,除了在老媽面前。
他會哭的西哩哇啦!那是母親,以及母親的寶貝。

可他始終不明白,他怎麼這樣膽小,他不喜歡扭捏作態的性格。
他也想要直爽爽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beyrabit 的頭像
obeyrabit

Tag Ally

obeyr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obeyrabit
  • 恩~~今天太陽出來了<br />
    指頭暖多了,可以不用再寫憂鬱文章<br />
    開心點,過好年。<br />
    <br />
    對了,一直想問你的“鳥寶貝”近況如何?<br />
    <br />
    ps.我也三條線啊! 好意2007/01/12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