緩緩的滑動著,滑入一片香草葉片離析出的味道標本,對噴濺於鐵盆大口中牛乳的光滑細緻表示喜悅,在蛋白與不知名地粉末中達成你濃我濃噁膩感,為此拉炮慶賀一番,而永遠的雞蛋先生與暖暖的麵粉旋入炙熱的方格中,最後靈魂升天於嘴角的煙霧,無盡的胚胎狀一同進入了寒冷中僅剩回音的呼喊。在這個焦慮終於吐盡陽氣後,一隻被金屬氣質包覆的手掌握住他們,灑上濃縮的果實滋味,交付在手指間的溫暖包覆,然後透過堅脆的餅皮傳達到圓錐狀僅一次呼吸的機會,不過這也夠了,並且合適的與他們的溫度達成共識,在舌尖划過的同時連同手掌的暖烘一起達陣,緩緩的滑動著,香草、乳香以及蛋白、糖粉順勢進入了唾腺鋪陳的大道,然而這實際只有片刻的時間,因為不知不覺中空氣的不安差距感將他們拉扯進最後的合諧深淵,孩童們怎們也呼喊不回你的嬌嫩玉滴,驚嚇之虞,多雙直射的雙眼火紅的看著他們,緊接著,死亡的顫抖連同屬不清的指縫被飛撞到地面,孩童們都哭了。



名副其實的紫紅暖被,現在該說說你了,被你覆蓋的大地其實裝置著暖爐個性的假面,我們以為會幸福的睡著的,只不過一隻甜筒在你的懷裡顯得如此的渾沌不堪,全都融成一塊分辨不出彼此,殘存的只剩下堅果類的堅硬外皮,裡頭糊粥粥地誰也無法指稱一個遠不在的自然生命,土地、植物、歡愉的叫聲…生命輪迴的積極感對你毫無用途,你只管融化幸福,裹蓋於強而有力的臂膀上,說穿了,你們串通好了一組成熟卻毫不知清稚力量的風塵韻味,而且最終你仍忘了生死輪迴的如來神掌,待陽光反射於甜甜筒筒後,會有一股大海深層的浮游大潮將你的做作一併沖刷入洋,到時他們也未曾消逝,因為融化的只是我們對溫度的第一道契約,本質上,孩童依舊對我們保持著微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beyrabit 的頭像
obeyrabit

Tag Ally

obeyr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