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urk

目前日期文章:200808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閱讀阿刀田高這本《拿破崙狂》時,我人正在中國大陸遊覽貴州的名山勝地,從一天踏上路途的開始,腦子裡便開始分裂成了不同的區塊,有誰知曉下一刻你將會處碰到的什麼驚奇的事物呢?正因為心裡面知道,旅途的每分每秒都不在可能明確地掌握的那些景象,將以何種姿態深入你、衝擊你,故事因而開始展開了。

obeyr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obeyr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其實我每次看到林明弘的作品都想不起來他到底叫甚麼名字,但是我卻一直記得有篇對他作品評論的標題下做:「花樣姿態」(正好是我的老師H. John寫的)。所以很多時候我想起他的時候就乾脆叫他花樣姿態。這沒甚麼好非議的,H. John寫的那篇評論我細看了很久,寫到了精神分析得很裡面去了,我覺得寫得很好,因為透過這個花樣,我了解到了一個個體對政治主體花樣化的意識是如何建立的。

只是這檔雙人展真的不知道再發甚麼“假”級貧民的藝術票,怎麼連腳踏車、illy咖啡罐都入帳了。而且那個裝點上玩具風車和改裝成複合式餐車的腳踏車竟然要價三百五十萬。是3,500,000啊!阿珍~

obeyr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最近比較深刻的並不是看展覽,而是看佈展。因為萬仁君正好在畫廊佈展,我想想自己除了幫他寫評論之外,似乎也能在佈展上幫上一點忙,所以我就去了。但我的想法並不止於此,而是從我的經驗裡面去比對一些,從前我所不知道的過去,還有現在我所不明暸的當下。我一直都有一種習慣,為了可以讓自己學習更地更全面,讓自己一個人就可以掌握龐大的事物量,所以我盡量做什麼事情都自己來…但有時後好像不能這麼做。


佈展就是一例,它是個極為龐大的事物量集合在一起的事情。在展場裡面,藝術家並不是全能的,他沒有辦法監控所有小細節,我正好想到了這種種的關係,也就是一個生態的關係,人與人之間的互動等等。

obeyr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群平凡的人與事物,與不足為奇的奇觀

obeyr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曾經聽一位朋友說過:「版畫組已經沒用了啦!學校的版畫機器都沒人在用了!」這句話聽起來實在非常地火,什麼叫做“非常的火”,沒人可以說清楚吧!就像是“學校的版畫機器都沒人在用”這句話一樣,這句話有非常多的意思,有人會認為:也許學校的版畫機器太老舊了,學生根本都不想使用;或者學校學生都不太喜歡傳統的版畫技巧,而開始轉向電腦輸出術;或者,版畫在藝術圈裡面越來越邊緣了;或者,太多或者了.....但是重點是,版畫組已經沒用了啦! 

在坐車去台南前,我正猶豫著到底要不要去學妹在福華飯店的展覽開幕,這個展覽名稱叫做「刻木‧木刻」,是個聽起來非常的Local的版畫展,但是正是因為版畫組已經沒用了,所以我硬是跑去看了這個展覽,途中經過了一陣大雨,害我耽擱去台南的客運,所以打死我也要去看,看一眼也好。 

obeyr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果你再台南市區走了一個小時,並不會有人會為你的實地勘查給予任何報酬。

obeyr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昨晚我和友人在淡水的咖啡廳聊天

obeyr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