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我等待末班的捷運入站,末班的台北人們一樣繁多,當跨進車廂一陣濃稠高密度的酸臭味包覆過來,原來有個醉酒人傾瀉了一地嘔吐物。我不免想起在電影《我的野蠻女友》中的情結,美麗的女子和蠢樣的普通大學生,一段美好的愛情在此開始。醉酒人早已不在現場,留下一攤橘黃色稠稠的混伴物,每個人都吸上了一口逃不開,每個人不約而同的看著那灘,令人難過的心情;嘔吐,令人作噁的欲振乏力…一段美好的愛情在此結束。

obeyr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