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我們、你們都用那經驗老到的口氣跟你說話,從你以為你可以進入這個空間做點什麼事情的時候,就這樣開始了。彬彬有禮地、和藹可親地、笑容可掬地丟給你幾項新的工作,這些工作倒不需要多大的能力,簡單到你直截在心裡發問:「為什麼他不能自己做這件事情呢?」

我曾有過進到一場頗負盛名的演講場合,坐在裡頭可以感到台上的演講者用他腦袋裡的學問傲視在場每個人,當他娓娓道來其研究多年的事物,用平凡無奇的詞語顛倒我們習以為常的觀念,聽眾受驚了;這場演講終究是生動地,並且有大半的人似乎都帶著新一塊更新的腦容量離開。

obeyrab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